? 第0599章 吟诗赌酒(下)【第2更】-极品太子爷 提供ag视讯平台|HOME,ag最大网赌平台|官方,怎么下载AG游戏|官网

极品太子爷

第0599章 吟诗赌酒(下)【第2更】

第0599章 吟诗赌酒(下)【第2更】2017-11-15 16:17:34Ctrl+D 收藏本站

????第0599章诗赌酒(下)【第2更】

????高iǎ山这边就欢乐了,拍着大uǐ哈哈的笑,是诗还是y湿啊?靠,这酒我也能赌。

????“……你这个iǎ脑袋瓜子里装的什么呀?想些什么七八糟的东西?快喝酒!”

????唐生缩了下脖子,干笑着喝了一杯,半杯一杯对他来说是一样的,“继续继续……”

????三nv白了他一眼,庞娟儿道:“这回该你出句了,上次收尾的人这次出句……”

????“哦……我出啊,行……”唐生想了一下就道:“……不敢高声暗皱眉,请对上一句!”

????不敢高声暗皱眉?这是谁的名句?没听说过啊,三nv面面相觑,高iǎ山更是怔了。

????“怎么着?接不出来?那简单啊……几位请喝酒,一人一杯,哈……”唐生大笑起来。

????“什么歪句啊?没听过好不好?这也算数吗?”杜琳琳居然抗议了,二nv则附合。

????唐生却道:“没听说过就不能接了?三位姑姑们不是才nv啊?可以即兴一句接的吧?意境相合就行啊,懂诗词歌赋的就应该能做出来的,这个不是很难,合辙押韵就没问题。”

????三nv分做沉思状,隐隐觉得这一句不太正经啊,意境好象很疼似的?上句是什么呢?

????“……绣针破指血珠飞,不敢高声暗皱眉……这样行不行啊?”仝倩倩勉强接道。

????唐生苦笑了一下,“那啥,意境上差了些,但也凑乎了,算半对吧,倩姑姑喝半杯!”

????杜琳琳给仝倩倩这么一说就获得了提示,她道:“巧fù难为无米炊……这句行不?”

????噗,唐生翻白眼了,再次苦笑,“介个就太勉了吧?哈哈……琳姑也喝半杯好了。”

????的确是,前半句和后半句的意境差的太远了,这边太强娟儿还在思忖着,高iǎ山却道:“这句我来接……金杵突破莲uā蕊,不敢高声暗皱眉……哈,这意境?一个绝配啊,哈!”

????噗,三nv一齐俏脸飞红,“呸……高营长,你居然这么yā啊?娟儿,你揍他啊……”

????唐生却是大笑,“接得好,意境太相合了,本来嘛,那种境况下,疼也不能瞎叫唤!”

????“俩yā人啊?”杜琳琳翻白眼嗔啐着,仝倩倩也道:“不行,不能叫唐生出句了。”

????“嗯,这iǎy脑袋相怕东西太坏了啊,咱们出句让他接好了,高营长,你不许说话。”

????高iǎ山意气风发了,撇着嘴道:“想当年,哥也是学校文坛一巨ā,哈,我太有才吧?”

????各人也不理他,庞娟儿道:“这回我出句吧……泪湿罗巾梦不成……下一句,倩倩接!”

????“……夜深前殿按歌声……”仝倩倩接完就望着唐生道:“末尾两句你全接了吧……”

????“呃……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薰笼坐到明……那啥,还是我来解释吗?”唐生问。

????“当然了,你接的尾句自己由你来解释了。”杜琳琳这样回答他,大家都望向了唐生。

????唐生点点头,“哦,好……这四句的意境也是相当隐晦啊,讲述一对夫妻在那啥……”

????噗,三nv又瞪眼了,怎么又是那啥?你iǎ子脑袋坏了吧?高iǎ山大笑,“赶紧讲……”

????“……泪湿罗巾的这个泪啊,是那啥比较有讲究的一种泪,这个罗巾呢,不是用来擦嘴的那种,在古代有一个时期罗巾就是那啥……嗯吧……哎唷,姑,别打人啊……”

????仝倩倩在左,杜琳琳在右,摁着中间的唐生就开捶了,“打死你这个蛋帐!”

????高iǎ山这边还煞有其事的点头呢,“哦……我明白,泪是那啥,哈……啊,别掐我!”

????被身旁的庞娟儿给蹂躏了,唐生也比较惨,三nv也是笑的够呛,偶尔荤一点也无妨的。

????“……我继续啊,第一句的后三个字‘梦不成’很重要的点出了中心问题啊……”

????呃,三nv也是一怔,看看他咋编,咋扭曲诗人当初的意境,高iǎ山道:“!”

????“这三个字很隐晦的表达了妻子对丈夫的失望,尼玛的,老娘还没爽呢,你就完事了?”

????噗……都笑翻了,仝倩倩的粉拳加上杜琳琳的纤手又肆虐唐生了,高iǎ山笑的都流泪了。

????“杀了你呀帐,怎么想到这些东东的?”仝倩倩哭笑不得了,杜庞二nv也这感觉。

????唐生则道:“……第二句第二句,夜深前蓼按歌声,这句是说,妻子怅然若失去听歌了。”

????高iǎ山那个笑呀,庞娟儿也跟着笑,银牙咬着,仝杜再次翻白眼,看来今儿是y湿会。

????“第三句就比较严重了,妻子就琢磨,我还没老呢,他就完蛋了,这日子以后可咋过呀?第四句坐到明就是更加完美的把妻子的愁情表达出来,丈夫无能了,愁得我一黑夜睡不着。”

????“生哥儿,我佩服死你了啊……偶像,我先干为敬!”高iǎ山大笑着举起杯就灌了下去。

????庞娟儿瞅了眼仝倩倩,“倩倩,还是你来出句吧,我真的不敢出了,好象我也那么坏。”

????仝倩倩噗哧一笑,“是iǎ唐生故意扭曲歪的,就怕出什么句子都给他糟塌了啊……”

????杜琳琳却道:“那也不见得啊,我出一句,我看他糟塌?……鹅鹅鹅,曲项向天歌,接!”

????“我我我接,这个我会,”高iǎ山磨拳擦掌了,“白浮绿水,红掌拔清bō;”

????其实杜琳琳故意出了一个简单的,让他们俩扭曲不了意境,“那你给解释一下吧?”

????唐生也鼓掌笑道:“iǎ山营长,不容易啊,还有你能记住的诗词,真乃异数也!”

????“什么嘛?本人才高九斗好不?听我给解释这首诗的意境,鹅,它是什么呢?在这里,它不是一只鹅,诗人隐晦的把一种物什换了个说法,叫鹅;鹅字拆开是‘我’和‘鸟’;”

????说到这里,仝庞杜三nv就一起崩溃了,好一个高营长,你哪是没文化啊?你道行深着呢。

????“…我鸟我鸟我鸟,曲项向天歌这句是什么呢?不用我说了吧?起来了嘛,朝着天了。”

????“去死!”庞娟儿推倒他猛捶了,“打死你个流氓营长啊……”这边三个人全笑歪了。

????山营长,我对你的佩服有如滔滔长江之绵绵不绝啊,你太md有才了,哈……”

????这边太强娟儿和高iǎ山闹腾着,都搂一块了,他们却未觉察,大该今天的场面太欢乐。

????“好啦好啦,这回我出,让唐生来对好了……待到秋来九月八,我uā开后白uā杀!”

????唐生剑眉挑了下,也没犹豫的就道:“……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他一接完就干笑了,“那啥,这一首是不是就不解释了?解释了我怕倩姑姑把我杀了啊……”

????“那不行,必须解释……”高iǎ山存心制造气氛,“反正今儿是y湿会,没忌惮,讲!”

????“讲吧,我们还怕你个iǎ屁孩啊?姑姑们什么没见过呀?”庞娟儿也感觉气氛很欢乐。

????唐生瞅了眼仝倩倩,她也点点头,“荤就荤点吧,反正今儿是也陪两个yā人瞎乐了。”

????“咳……好吧,倩姑说的两句隐晦的表达一朵uā开了又谢的景况,九月啊,是菊uā!”

????高iǎ山先喷了,菊uā啊?哈……三nv就瞪眼了,眼内既有羞意,也有笑意和嗔意……

????“我uā开后白uā杀,是一种意境,一但开了那场面就大了呗,把白è的uā全都染了,后句第三句的冲天香阵很是耐人寻味啊,大家想啊,菊瓣四飞,那香味儿还不得冲进长安城?所以满城的老百姓全给成黄è的了,最后一句太歹毒了,也太恶心了,黄的是啥就不说了。”

????是啊,不能说了,菊uā破了,里面会有什么呀?满城尽带黄金甲,靠,好歹毒的一句!

????别说是高iǎ山这y湿家伙,就是三nv也会意过来,让唐生一意境解释成恶心的那啥了。

????“唉……我都懒得ōu你了,气懵了!”仝倩倩真的崩溃了,“你把多少诗人给扭曲了?”

????唐生苦笑道:“我哪里有啊?意境嘛,有时候随各人的理解而定,其实古代诗人们都风流自诩,他们当时赋诗时你敢说他们的意境不是这样的?那年头儿,风注文人皆上戏欢场,杜牧的名句这样总结他数年来的成绩: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而且老杜还是现代车震的最早立论人,有诗为证啊,停车坐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uā,没冤枉他吧?”

????噗,什么呀,老杜伤不起啊,怎么成了车震的立论人?高iǎ山却抚掌大笑,“没错!”

????“你就瞎掰吧,不好好念书,让你说把中国的jīng粹文明给糟塌干净了,”仝nv啐他。

????“介个我真没瞎掰,比如诗仙李白的诗:醒时同jiā欢,醉后各分散;就这句,你说能不叫人想歪吗?现代人也不都是傻子啊,一个个都堪比当年的各种诗才大能啊,杜子美的名句:uā径不曾缘客扫,蓬今始为群开;这玩意儿都给后代y才借喻了,还有老白的,日出江uā红胜火,就这句,你说得多狠啊出水uā儿还不行,非要见血,红不胜火不行!”

????唉,这孩子没救了,仝倩倩抬手一个栗子砸到唐生脑上,“你算是坏透了啊!”

????山他们都笑,但真的对唐生的文采是很心服的,至少他们真没想到过这些玩意儿。

????是啊,这个都是yā人士去想的,一般思想者纯洁的人不会往这方面去想,龌龊啊!

????唐生又道:“有些语句我也很欣赏的,不会扭曲其意境,比如:意似痴心如醉昨宵今日,清减了iǎ蛮腰,这是多有意境的相思之语?暖融融的yù醅,白泠泠似水,多半是相思泪…且尽生前酒一杯,未饮心先醉,眼中流血,心内成灰…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泪添九曲黄河低,恨压三峰华岳低…柳腰款摆uā心轻拆滴牡丹开,呃,又y湿了?”RA!~!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