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63章 蔷妖,你太坏了【第3更】-极品太子爷 提供ag视讯平台|HOME,ag最大网赌平台|官方,怎么下载AG游戏|官网

极品太子爷

第0563章 蔷妖,你太坏了【第3更】

第0563章 蔷妖,你太坏了【第3更】2017-11-15 16:16:44Ctrl+D 收藏本站

????第056第3更】

????也在这天下午,蔷蔷和江陵的华英雄进行了对话,然后就和唐生说了一点情况,华英雄呆在江陵不太合适了,江陵瑾生集团的事务也不能由他在chā手了,谁叫他老子是江陵市长?

????“叫华英雄来庆州吧,把他转到瑾生资管去,也该是出来独挡一面的时候了,不能老窝着不用人家,要给人家锻练和实践的机会,”唐生发表了意见,蔷蔷就又给华英雄去了电话。

????把他从江陵瑾生转到梅妁的瑾生资管就是唐生一句话的事,蔷蔷和梅妁通电话打了招呼也就算定了,反正华英雄nv友现在也在瑾生资管,也算是让他们这对有情男nv去团聚嘛。

????庆州局势在一夜之间又有了变化,刘渊明副市长被请入纪委的消息不径而走,是不是要双规还不确定,他是市委常委,要双规他也得等省委的意见,省纪委也是要派人下来的。

????安陆民本来和这个刘渊明刚刚建立了一点jiāo情,就因为他的失事告终,这算什么嘛?地方上的干部也太不严谨了,你luàn搞什么呀?一点责任心也没有?不是不叫你享受,你总得在工作干好的基础上再考虑个人享受问题吧?对此,安陆民很是不屑,他也很讨厌这种人。

????正事tmd一点不干,专整歪mén斜道的,国家和政fǔ培养你出来就是让你穷奢极逸的?

????倒是与荣国华见了一面之后,他就生出好感,谈到一些企业规划和对未来的发展,安陆民也暗暗点头,这个荣市长是有相当水平的,比徐定亘这个书记强,那人,尽玩虚的啊!

????前夜,徐大书记居然是请安陆民去泡浴和打牌了,期间还大谈他与庆州局一些头头脑脑儿的关系如何如之何,但一连两天也没他准备引荐庆州局哪个头头儿给自己先认识一下。

????要说以安陆民的身份,自己找上庆州局也会受到隆众的欢迎,即便是在江中省新形势大变的情况下,庆州局也不会在表面上落华能老总的面子,只是公然lù面,不合眼下的事宜。

????人家江中省楚黛集团在大肆展开煤炭产业整顿之初,你华能老总就出现在了江中八局之一的庆州,传开了就有说法了,华能要上mén打劫?手伸的太长了吧?江中省委会有看法的。

????因为刘渊明的停职,他分工的地煤产业就回归到了荣大市长手里,暂时不会分出去了,次日上午,荣国华就召集地煤集团的一撮股东们开了座谈会,谈当前的形势和未来的发展。

????唐生呢,去庆州机场接关瑾瑜了,她从京城直飞庆州,庆州机场是02年才落成的,规模很xiǎo,京都飞这里的航班三天一次,还是那种xiǎo飞机,上了车的关瑾瑜还在拍酥xiōng呢。

????“以后都不敢坐xiǎo飞机了,遇到气流那个颠bō啊,喀嚓喀嚓的响,我都紧张的出汗了。”

????“哈……没事的,再xiǎo的飞机也不容易出问题,总是那玩意儿飘在天上叫人心不安呐。”

????“可不是,前些时报道某国飞机失事,无一生还,我就瞎想,这要是掉下去咋整?”

????唐生又笑,“没事,打个电话给我,说在哪掉的我去接你,最多给xiǎo姨砸我进地球里!”

????噗,瑾瑜和蔷蔷都失笑了,前者白了他一眼,“没个正形儿,对了,安陆民和庆州局接头了吗?”她倒是关心着正事,“这个人也是胆子大,就不怕江中省委对华能有看法吗?”

????“嘿,他偷偷来的,对外封锁消息,他敢接头,我就叫王静在省城曝光他的行踪。”

????“你可是坏呀,xiǎo心安陆民把王静当成了眼中钉ròu中剌,话说这位华能老总本事不xiǎo。”

????“嘿…王静最大的嗜好就是揭人的短,安陆民还能把她‘跨省’了?我是摆设吗?”

????这倒是真的,有你撑腰,她怕谁呀?省委书记的隐sī怕她也敢曝光的吧?不好说哦。

????一路上说说笑笑就到了酒店,他们临时用的车子是邱昆山给想办法解决的,据说是一位sī营老板的坐驾,大奔哦,倒是很剌眼的说,就以瑾瑜现在的地位和身份坐大奔也不为过。

????入了房间,蔷蔷就xiǎo声对唐生道:“要不要我寻个借口走开一会儿?好叫你和……”

????话还未落,翘pp就给唐生拧了一记,蔷蔷大张着嘴没敢叫出声,疼的差点溢出泪。

????本来和瑾瑜的关系现在是不公开的,即便蔷蔷梅妁宁欣楚晴等已经看了出来。

????但是蔷蔷还是说要去订几道jīng美的菜肴让餐厅给送来吃,就扭着xìng感的美tuǐ出去了。

????唐生一看腕表,还没到十一点嘛,就去订菜?这不是存心给我漏一个空子嘛,汗了。

????瑾瑜也感觉有点不对劲儿,但还是在沙发上坐了,唐生就要和她坐一起,哪知给瑾瑜捶了一拳在大tuǐ上,“去……到那边坐!”她有点羞涩了,虽然现在她的衣着仍旧庄肃,可比当市长那会儿有改善了,也新cháo了一些,太时髦的她真穿不出去,这么多年早养成习惯了。

????唐生瞅着她就那啥,想起上次的卢湖之夜,心里自然是一片火热,wěn可以叫这美nv魂飞冥冥,那次,也是二人踏破世俗枷锁的一夜,至此瑾瑜心中的忧虑也丢开了,没意义了呗。

????有些事也渐渐想开了,谁没点隐sī什么的?都这样了,我能怎么办?去跳楼吗?唉!

????当两个人单独相对时她就会羞涩,即便那夜更羞涩……唐生硬是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我都想死瑾瑜老总了,如今照面坐一起也不行?难道瑾瑜老总只顾工作不顾男人?”

????“我呸……”瑾瑜俏面通红的,拧他大tuǐ,却给他挽入了怀里去,“说正本书整理事不行吗?”

????她始终是羞涩的,也有点放不开呗,年龄仍是一大障碍,总感觉自己在他面前不能太柔弱了,他那么xiǎo,可是一给他搂上,心就先酥掉了,唐生也笑道:“我也没准备干歪事啊!”

????那意思是你想歪了吧?瑾瑜又羞又气,“打死你啊!”居然扬起了手,嗔啐模样瞬间流lù,宛如风华少nv那般娇俏,似嗔还羞似喜佯怒,总之是万种风情róu在一起,让你心尖打颤。

????那啥,这个时候不动动嘴的话就说不过去了,美人儿就在怀里,啜啜温滑柔腻的香软吧。

????然后,这边正热火朝天的时候,房mén就开了,蔷蔷进来了,沙发上的两个人惊慌的分开,“呃,我我忘拿手机了……不好意思啊!”蔷蔷也没再往进走,诡笑着就又转身出去了。

????呃,蔷妖jīng,你耍你少爷呢是吧?唐生这刻反应过来了,被这妖jīng给活耍了啊,靠!

????瑾瑜都懵了,傻了,楞了,怔了,呆了……好半响反应过来,哆嗦着chún不会说话了。

????简直是如雷轰顶啊,我和唐生亲的镜头给罗蔷蔷看见了?我的天呐,我可怎么活呀?一瞬间的羞愤让她恨不能从这个房间直接消失掉,“咋咋办?啊……你说话啊,我我…”

????唐生也是哭笑不得,搂着她安慰起来,“没没事的,蔷蔷心里早就有数了,你……”

????“屁,现在是给她看见了啊,我还有脸见人不?你你别拉我,我我从这跳下去!”

????“什么啊……”唐生翻白眼了,抱住了又狠亲了一下,“反正迟早知道,你们彼此彼此,五十步也别笑百步嘛,哎唷……”给瑾瑜狠拧了一下,疼的他龇牙咧嘴的,“叫你害死了。”

????“是蔷妖jīng故意的,回头咱们收拾她,她的心眼儿大大的坏了,有什么办法啊?”

????“唉,我都……”瑾瑜僵硬的身子也软了,靠在他怀里,美眸眨眨,“反正我这丑是出定了,这个罗蔷蔷也真是坏,存心看姐姐我怎么无地自容吗?你你整整她呀,气死了!”

????“嗯。一定整一定整,我知道她欠整,今儿晚上你帮我摁着她,我把她菊朵整谢了!”

????噗,瑾瑜粉拳砸过来,低啐一声变态,秀面红红的,“晚上我和蔷蔷睡,你自己开房去。”

????“那可不行,nv人们滚一起容易勾起互抚倾向,天长日久的,我岂不是没用了吗?”

????瑾瑜翻白眼儿,不依的捶他,噗哧又笑,“我们有那么无聊吗?我是想和她谈谈……”

????午时,龚永chūn也赶了过来,介绍了她与瑾瑜认识,蔷蔷悄悄告诉她,“坏蛋的情fù!”

????然后可怜的坏蛋给瑾瑜在下面又拧了一记,间中,趁蔷蔷去卫生间时,唐生就跟着把她堵到里面了,蔷蔷知道他要找自己算帐,双手就先举起来,怯怯的道:“人家不是故意的。”

????“我咋就信了你呢?你个妖jīng知道不?瑾瑜她心里有障碍,你再撞破了她情何以堪?”

????“不就那点事嘛?既然做了就别怕什么,谁能瞒了谁?迟早撞破,剥除了她的面具,以后更相处的融洽,我承认,我就是存心的,我就是想看看平素清高自诩的关姐怎么个羞样儿。”

????“我就服了你啦,和她好好聊一聊,我下午和chūn儿出去一趟,那谁,华英雄还没到?”

????“唔,他下午差不多就来了吧,提前给他订房,你们俩晚上正好睡一个房好了。”

????“我从来不和男人睡一个房,我伤不起!”唐生又拧了一把蔷蔷的雪俏脸蛋儿才走。

????和龚永chūn出来时都两点多了,他估mō着龚永chūn是有事,车上了路才问她,“有事吧?”

????“那个姓刘的中午在纪委监察室想自杀,给送医院抢救过来了,看样子内幕有点深。”

????“自杀?在纪委监察室他死得了?莫明其妙,至于寻死觅活吗?好象他是个要脸的?”

????“他大该知道自己的问题很严重,想畏罪自杀吧,还是想逃躲什么?脸面吗?”

????唐生摇了摇头,“要脸的人能做那些事吗?那啥,会不会有其它的问题?”

????“这个不清楚了,有关他的材料中只有糜腐sī生活和大量贪污收贿的证据……”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