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27章 宁欣老爸-极品太子爷 提供ag视讯平台|HOME,ag最大网赌平台|官方,怎么下载AG游戏|官网

极品太子爷

第0027章 宁欣老爸

第0027章 宁欣老爸2017-11-15 16:4:46Ctrl+D 收藏本站

????作者:推荐票不太给力哦,兄弟们谁忘了砸票就砸吧,没收藏的请收藏。

????……文……

????江校街,回锅肉馆,还是在那个雅间,只是今天换了几个人。

????这是唐生第一次见到宁天佑,记忆中的不算,陪着宁区长一起来的只有他大闺女宁欣。

????雅间里就三个人,唐生貌似东道,宁天佑心里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我堂堂正处级的实职区长,居然赴一个毛头小学生的宴?这传出去也没人信啊,亏了我闺女还在中间劝说。

????宁欣的确为唐生说了不少话,倒不是因为对他有了单纯的好感,而是震惊于少年那份忧国忧民忧的大情怀,更惊佩他的见识和智慧,以及他对眼下老唐巷拆迁安置一事的看法。

????总之,宁欣不是肓目的认为唐生这个小屁孩儿是个无知孩子,他,深沉的叫人看不透。

????在唐生打量宁天佑的同时,宁天佑也在打量这个少年,他,真的才十七岁?

????他有点相信女儿的推测了,做为城区的区长,他已经多次和新上任江陵的市委书记唐天则见过面了,此时,他从唐生的脸上依稀看到了唐书记年轻时候的轮廓,虽不敢确定。

????但是唐生见到自已后的从容淡定和成熟稳重让宁天佑很是欣赏,他拥有不属有十七岁少年的那种深沉,他灼灼的眸子里深隐着无法揣测的智慧,纵是自已都看不透这个少年。

????也在这一瞬间,宁天佑对唐生给予了全新的评价,和女儿宁欣对望了一眼,微微颌首。

????唐生站起来给宁天佑斟酒,“宁伯伯,这‘江陵春’60多元一瓶,对您这种正处级的官员来说,喝它也不算**,再说了,您这是自已喝自已的酒,谁都没话的,是不是?”

????宁天佑笑了笑,望了宁欣一眼,宁欣蹙了秀眉,开声了,“嗳,我记得是你请客吧?”

????唐生撇了一下嘴,斟满酒后放下瓶子,然后直接从裤兜掏出十几块零钱,堆到宁欣面前去,“政委姐姐,这是我全部家当,这顿饭差多少你补上……就算你好意思让我请客宁伯伯也不答应啊,我一个穷学生请什么客啊?这个月生活费已经预支出去了,你不是让我在回锅肉馆打工一个月吧?行啦,姐姐,别瞪眼,算我欠你一顿行不?以后我有了钱再请你嘛。”

????宁天佑哈哈笑了起来,宁欣也掩着嘴笑,白了唐生一眼,“爸,碰上个小无赖……”

????“哈……生哥儿说的对,不能让穷学生请我啊,太没面子啦,闺女,你替爸结帐!”

????“嗯,老爸,你怎么说我怎么听呗!”宁欣笑着点头,气氛顿时融洽了许多。

????唐生欠起屁股又把自已十来块零钱抓回去塞兜了,“嘿……这点钱还够我活三五天的。”

????宁欣翻了个白眼,宁天佑又笑了才道:“……生哥儿,请我来不光是吃这顿饭吧?”

????这句直接就引进了主题,唐生也收到玩笑姿态,微微一点头。

????“宁伯伯就是宁伯伯,我这点小心思瞒不过您啊,我能不能先请教您一个问题?”

????“嗯嗯,你说,我听着。”

????宁天佑是正经的摆出上位者的姿态,在与女儿的两番交谈中,他对唐生有了侧面的了解,这少年不能拿是他当小孩子对待,女儿转述的那些话,让自已也对他生出了很期待感觉。

????“好,宁伯伯,我能不能问问区轴承厂为什么还没有申请破产呢?”

????唐生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宁天佑为之一怔,宁欣也有点摸不着头脑。

????宁天佑浓眉一皱,缓缓的道:“你继续说,伯伯一会给你回答好不好?”

????唐生点点头,“宁伯伯,我想区政府对江校街轴承厂这块阔达600亩的土地也会有些规划和想法,但眼下轴承厂没有申请破产,暂时这个问题也提不上区常委会的讨论议程……也许一年之后或两年之后会有一些相关的规划出台,无非是轴承厂那些被打发回家的穷工人多吃两年苦,我觉得吧,这里就体现了地方政府的无能和干部的不作为,姐,别瞪我……”

????宁欣的瞪眼是因为唐生的话很不客气,竟敢当着父亲的嘲讽面数落他的不是?

????宁天佑却拍了拍女儿的小臂,微笑着朝唐生又扬了扬下巴,意思是叫他继续说。

????唐生只是朝宁欣翻了个白眼,他继续道:“……宁伯伯,你有必要考虑一下这个事。”

????“生哥儿,你请我来这就是要谈轴承厂的事?这个好象和老唐巷拆迁没关联吧?事实上老唐巷的拆迁安置是目前最叫区政府头痛的事,我怎么能再扯出让轴承厂破产的事呢?”

????“宁伯伯您站的那个高度应该不是我所能达到的,但有些事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唐煜的江煜集团是拿下了老唐巷的拆迁安置权,但是江煜的拆迁安置案你不是没耳闻吧?”

????宁天佑颌首,表现他清楚,但他随即露出的苦笑又是在告诉唐生‘我们也无能无力’。

????“宁伯伯,事在人为嘛,唐煜他是财大气粗,他甚至在老唐巷拆迁安置案问题上无视区政府的意见,那区政府就任由他胡来吗?老百姓的利益置于何地?难道真要闹出事来才肯动用强硬手段?我知道唐煜在江陵的人脉广,但不等于他能只手遮天,另外,他有张良计,区政府就应该准备过墙梯,商人唯利是图,说难听点和见了肉的狗一样,会眼红的,区政府要左右唐煜也不是很难,扔块肉出去让他去琢磨,轴承厂这600亩地,就是好大的一块肉!”

????听到这里,宁天佑突然有了一种拔云见日的感觉,眼前蓦地就是一亮。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抓起烟点了一支,“嗯,……你继续说……”

????“我给您分析了一下江校街轴承厂这600亩地的前景……这里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改造成商业街的话,不出三年就是江陵最繁华的一条街……简单点说,就让轴承厂破产,让唐煜的江煜集团来安置轴承厂的职工,地可以归他,但是,老唐巷的拆迁安置必须按区政府的意见执行,另外我知道唐煜不买区政府的帐,宁伯伯要是信得过我,我会是合适的中间人。”

????宁天佑脑子里飞快的消化着唐生的这些东西,一个清晰的规划在脑海渐渐呈现出来。

????“在江陵还没人敢砸唐煜的车,你砸了他的车,他都没反应,我应该相信你的能力啊。”

????唐生听了这话望向宁欣,宁欣却回避他的目光,挟着菜自顾自的吃起来。

????“哦……那个是一时失手了,小孩子的冲动,他怪我也没用,卖了我也赔不起。”

????“哈……好一个失手啊,我要是不做点什么,你会不会‘失手’砸烂我家玻璃啊?”

????唐生挠挠头,又瞪了一眼宁欣,尴尬的道:“哪敢啊,宁姐姐非把请局子里去喝茶。”

????宁欣噗哧一笑,妩媚的扔给他一记白眼,“喝茶便宜了你,直接拘留放进班房差不多。”

????三个人都笑了起来,饭后,他们一起步行着逛了逛江校街,算是宁大区长具体的勘察了一下这里的实际情况,他才五十岁,精力正旺,身材高大,举止之间自有一股迫人的气势。

????下午三点左右,宁欣驾车载着父亲和唐生,先把宁大区长送出了家,又载着唐生出来。

????车子上路后,车速就明显放缓了,两个人昨天的打闹无意中犯了禁忌,造成了他们间的微妙关系,即便是宁欣的一向爽朗,在捏过自已"su xiong"的小男人面前,也感觉有些别扭。

????唐生却悠然自得的,干脆脱了鞋把腿盘在了助手席上,看得宁欣直皱眉头。

????“嗳……你可是不拿心啊?要把我的车弄的都是脚汗味吗?”

????“拜托,宁姐姐,我从来没脚气的,跟着领导转了一圈走的脚酸了,松快一下啊。”

????宁欣也无奈,又道:“你昨天怎么说的?请客,作东,今儿倒好,反吃了我一顿?”

????“姐姐,你包养着我呢,能舍得让我花钱吗?再说我真是囊中羞涩啊!”

????“你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踹下去?”宁欣咬咬银牙,俏面上有了丝红晕。

????“别啊,昨天那一膝我还没完全消化呢,今儿早上居然没‘晨勃’,受伤了我!”

????宁欣的脸更红了,把头往左边扭,心里那个恨啊,又给调戏了,气死了!勃你个头啊!

????“欣姐……有些事呢宁伯伯不能说,也不能教你怎么做,但是关于轴承厂的破产的事,非得宁姐姐你帮一把不可,就我所知,那个刘厂长可没少吃贿赂,你搞他一些材料呗。”

????见她尴尬唐生忙岔开话题,宁欣转回头,“你说你年龄不大,怎么心眼儿那么坏啊?”

????“对付坏人的时候要比他更坏,不然你收拾不了他,还有欣姐,这可关系着令尊大人的仕途前程,你助父一臂之力谁能说个什么?我也想捞好处,不然怎么对你进行反包养呢?”

????“你这欠抽的小屁孩儿,你养的起我啊?”宁欣是又咬牙瞪牙了。

????“暂时你养我吧,我一想着自已给超级警花偷偷包养着,那个激动啊,昨天梦见你了。”

????“啊?”宁欣陡然脸红了,这家伙说过,梦见谁,谁好不了,非被他在梦里给龌龊了。

????“唉,一做那种梦就好不了,最倒霉的是起来后发现没内裤换,那叫一个郁闷啊。”

????宁欣又羞又气的笑了,忍不住啐了一口,“……活该,小不正经!”

????这时,唐生吹起了口哨哼歌,“……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唱起那动人的歌谣……”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