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34章 小贱人【第1更求月票】-极品太子爷 提供ag视讯平台|HOME,ag最大网赌平台|官方,怎么下载AG游戏|官网

极品太子爷

第1434章 小贱人【第1更求月票】

第1434章 小贱人【第1更求月票】2017-11-15 16:36:38Ctrl+D 收藏本站

????作者:真汗,突然看丑书友梦一样的情怀“的20万币的打赏,我这心里不知是个什么滋味儿,在此特别感谢梦一样的情怀对本书的大力支持,也感谢所有曾经现在一直都在支持浮沉的朋友们。

????第14位盟主诞生,对于扑街鬼浮沉来说这是极大的鼓励,再次感谢书友梦一样的情怀的鼎力支持,谢谢!

????……正文……

????共京,总参,谭国胜办公室里坐温文尔雅的唐生,与他的伽尊相比实在是两个极端的形象。

????……,论我国的导弹力量,与美俄相比还是有相当差距的,但在这两个国家之外,我们肯定是最牛的存在。

????“做为战略威慑力量,国家导弹力量似乎有扩充的必要。”

????“当然,现在我们每年的军费都在增加,好在经济稳步的递增中,倒是缓解了国防建设的需要,二炮的力量是要加强,但也不必急在一时,说老美是纸老虎,是因为他们也不想玩世界末日,真弄个疯子出来,把纸老虎变成疯老虎,那将是人类的不幸,这次他们对台府实施的飞机升级案又是借着南面的事件刺探我们的底限。”

????谭国胜神情很洒淡,从容不迫的一付模样,似没把近期剑拔弩张的局势当回事。

????总长就是总长啊,成竹在xiōng的一派安逸之态,很能感染别人。

????比起对国家总体和各领域中军事力量的了解,唐生怎么也比不上谭总长,所以没有他那么洒脱。

????“谭伯伯,让我说啊,东面那个岛国很讨厌的,也是借着南边的乱子又在钓岛周围玩花样,也想刺探我们的底限?还有南边的小越,一个个蠢蠢yù动,似乎都想混水mō条大鱼?真启航泪痕是可笑啊。”

????“岛国是不甘心啊,钓岛就给我这么拿了回去,他不蹦达才怪,毕竟人家是仅次于我们和老美的经济强国”

????唐生撇了撇嘴,“咱也承认它是经济大国,但是这个民族总是不甘寂寞的在四处挑衅,打吧,他又吃架不住,一轮导弹过去,还不得回到旧石器时代啊?蛋丸大这么大一点地方,真是叫人哭笑不得。”

????“哈……它们要是有国土防御的战略纵深,那还不牛的扭上天去啊?”

????“嘿……过往历史已经告诉他们了,不安份的结果就是一次又一次被人家蹂,总是想证明它有多优秀,总是想在各方面前骑在别人头上,一点也不懂的谦虚,再搔扰钓岛,就给它颜sè看看,都看我们好欺负是吧?尤其是小凸,翻脸比脱kù子快多了,菲国外长一走,又迎我国的外长,我国外长一走,回手煽你一巴掌,这真是不可预测的国家啊!”

????“唐生啊,老美现在也就是这么来来回回的蹦达了,让他与我们动真格是不会,其目的还是以遏制我们为主”

????“南边要是真的见了仗,老美的军舰八成要驶入那个区域的”

????“就算是会,也是充当和事佬的角sè,雷霆手段解决一切就走了,当然,形势还没那么恶劣,哈!”

????谭国胜说到这里,又道:“我想他们的太空侦察部会给白宫一份最新的报告,有些东西也瞒不住人家,小凸就进退维谷了,其实,科技太发达也不是什么好事,有时候瞻前顾后的,倒是说,各种政策的出台也科学了很多哦”

????“听伯伯这话,我们还是有秘招杀器的?”

????谭国胜微笑点头,“一半天你关注一下美媒的报道,有些东西它们会曝光的,共和国从来就不是软柿子。”

????唐生也不会刨根问底,只是微微点头。

????“国际上的形势总是瞬息万变,值此多事之秋,北朝也要拉你后tuǐ,又闹出扣押我国渔民事件,莫名其妙”

????唐生微叹,“历史早就为我们验证出了——邻的两头白眼狼,北朝与南越,总是在你最关键的时刻咬上你一。”

????“唐生啊,这就是些扰人心乱的国家大事,你趁着年轻,还能轻轻松松的过些年,伯伯羡慕你呐”

????国家领导人们每天真是日理牙机,要考虑多少方面的事务?真不容易啊。

????“眼下西方诸国都在关心亚太南海问题,英法等国肯定是跟着老美步调走,法国萨氏也有发出声音呢”

????“他啊,再不发以后也没机会了,脱离戴高乐路线,硬把法兰西绑在北约集团上,未必是正确选择,法兰西国内不少党派人氏对他诟病不断,很显然,爱丽舍宫将丧失与中东国家或俄联邦对话的独立xìng,肯定被卷入以老美为主导的各种军事冒险中去,就为了报复我们在非洲的发展竟以欧盟主席国的身份去会晤**,他给中法关系兜头一盆冷水”

????“哦?明年的大选中,你认为萨氏会败选?”

????“必然的,布吕尼正值虎狼盛年,需要很强烈啊,萨氏老当益壮,有求必应,来年肯定回家抱孩子了,哈!”

????“哈……”

????谭国胜以手点指唐生,“你呀你……哈……”

????申玉茵也是虎狼之盛,她以惊人的技巧吞噬掉了伽躯浮现出体表的肥硕珍珠头,要硬生生把yīn藏马王吸出来。

????唐生斜躺在这熟极媚fù的香榻上,四仰八叉的很是随遇而安,该享受时就要享受嘛。

????况且申玉茵是身拥秘技的超熟女,chún舌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令他骨头sū掉。

????很快,深藏于腹内的马王就颤巍巍的lù出了狰狞悍姿。

????“吓死人了,真也配得上你这彪悍体型了,一般小女人如何架得住?”

????申玉茵眼放媚光,jiāo躯没见怎么动弹就骑了上去,坐入时很不夸张的大张着嘴,发出啊哦的咽声。

????一个悍男,一个虎fù,这一顿折腾,差点叫申玉茵的那张chuáng暴废了。

????唐生这伽躯就喜欢比较猛的折腾,这也是车灯嫣畏他的原因,不过得承认,与伽躯折腾一回那真叫个淋漓欢畅。

????申玉茵在这方面的耐xìng足与宁欣太元苏毓三女比肩,因为她们的修为所差无几。

????“好的人儿,有多大的力便使出来,我我以神念之力封闭卧房,天塌了也没人知道。”

????这熟fù跪伏于chuáng沿边处,把一尊雪堆玉凝的丰硕齐的天高,好方便唐生在后面横冲直撞。

????唐生也不会客套,集中重炮火力凶猛轰炸。

????小嫣在客室受宗妙儿的接待,她知道生哥哥去干什么了,临时"qing ren"的幽会,免不了要有一战吧?

????这宗妙儿与乃母倒是七八分相似,真是国sè天香的小美人儿胚子,卖相是极清纯的,毕竟人家小嘛,才口岁,那颀长jiāo躯也苗条的令人垂涎三尺,柳腰堪握的柔姿妙态足令任何男人生出无限怜惜之心。

????“哇呀……嫣姐姐,你这个是怎么长的啊?怎么能这么大的?”

????宗妙儿也是头是次大饱眼福,深深的羡慕的车灯嫣的那对豪硕大车灯,都咽唾沫了。

????何况端木嫣之晶美还在她之上,不由得她不嫉妒啊。

????以前嫣儿是小萝lì,但是这些年过去了,昔日旧岁就和唐生结识的嫣儿已经是万岁的熟味女人了,她是少壮派七女中最早一个被唐生开发出来的小熟女,平素凛凛仙姿高高在上,绝对是不容侵犯和亵读的。

????这些年下来她的苗条身段也没变的多丰腴,仍旧是她的风格,除了xiōng线太怒之外,她连小C的边都搭不上。

????一如既往保持着清俗的秀舰绝姿,自负的宗妙儿在端木嫣面前也要略逊一线的。

????“丫头,你才多大啊?想些什么歪东西呢?”

????小嫣也有教训,人的格资了,她倒是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被唐生开发的,现在说这话都不带脸红的。

????宗妙儿翻了个白眼,“这有什么啊?都什么时代了,对了,唐生原来就是那付德xìng啊?象头肥猪啊”

????轮到小嫣翻白眼了,“怎么说话呢?讨煽不是?”

????她是借口试宗妙儿的修为,一掌煽向她的翘屁股。

????宗妙儿lù出丝诡笑,反手探出,后发先至,牢牢抓在了小嫣xiōng前右丰陀上。

????瞬间,电流横贯周身,力道陡然尽失,小嫣不由sè变,自己远不是她的对手啊,她是天尊境的啊?

????宗妙儿是曜真的秘徒,自然早踏入了天尊境。

????小嫣才被唐生筛选出来,准备培养晋级的,她目前才是半天尊,和宗妙儿一比差距大的惊人。

????一招受制,丰陀更被这个小女人揉捏了。

????“哇噪,好有弹xìng啊,我刻出来玩玩……”

????“你敢?”

????小嫣羞愤了,即便对方是女人,但毕竟不是唐生的女人,所以她有感受辱,“住手啊……不然我……”

????“你还能把我怎么着?唐生在我妈屋里,他们折腾时我妈肯定会以神念封锁卧室的,你的处境他是不会得知的,乖乖让我搓搓你吧,大妞妞美人儿,最好把你的丰xiōng秘籍说出来,不然我喊来两个男的玩你哦。”

????不想这宗妙儿小小年龄竟是有些小歹毒心xìng的。

????奈何技不如人落在她手里,小嫣气的清泪都淌了,换过是生哥哥把我培养晋了天尊境,又怎会受她小辱?

????宗妙儿真就伸手勾住小嫣T恤鸡心领的开叉处往外拉,T恤极具弹xìng,不会给扯裂,却硬生生把一只右陀给她从T恤中刻了出来,半杯罩的真丝妞妞罩紧紧贴着小嫣饱实的硕陀上,小凸粒却是清晰可见。

????“xìng感死了啊,把你弄去给匡大少,不晓得唐生会不会气的吐血啊?”

????这话才落,她头顶上就哧啦一声暴现出一只金sè大手来。

????手掌轻拍在她螓首上,唐生的声音也传来,“你这小nèn货很淘气啊?嫣儿,把她带入卧室来……”

????小嫣也于此时浑身一震恢复过来,抬手就甩了宗妙儿一个耳光。

????“你这小贱人,看我生哥哥怎么收拾你”

????宗妙儿脸都白了,“嫣姐,我我是开玩笑的啊,饶我啊……”

????“迟了,小贱人”小嫣挟起她就朝唐生所在的卧室去了。

????PS:眼看与本月的月票奖擦肩而过了,我还是要喊一声的,不喊不甘心啊,一千块说多不多,放弃了也蛮纠结的啊,还有兄弟有月票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