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86章 与叶沧澜的谈判【第3更 求月票】-极品太子爷 提供ag视讯平台|HOME,ag最大网赌平台|官方,怎么下载AG游戏|官网

极品太子爷

第1386章 与叶沧澜的谈判【第3更 求月票】

第1386章 与叶沧澜的谈判【第3更 求月票】2017-11-15 16:35:34Ctrl+D 收藏本站

????接下来的戏都不用演了,因为萧极秀被栖霞留下来继续拾掇,幽尊和杵尊去相会了,极姬就不楚内幕了。

????梧桐苑,唐生第一次见到了叶沧澜。

????叶沧澜也是第一次看见唐生真人。

????这就是传说中的金刚王转世?

????唐生给予她的感觉只能用四外字来形容,莫测高深。

????虽说叶沧澜也是半天尊的修为,差一步就能迈进天尊境,可是她本身对无量法则的感悟还差的太远。

????感悟不透无量法则,就迈不入天尊之境,这就是道修在人世间的最颠峰追求:无量天尊。

????眼望着这一尊比天尊级存在还玄奥的俊逸男子,叶沧澜心中卷起了bō澜。

????在看到他的第一眼时,心中就产生了莫明的悸动。

????这种感觉无法细致的去描述,玄而又玄,模模糊糊,但反映在心头的实感就是对他的欣赏。

????不说别的吧,光是这付坑姐的俊相和气质也够míhuò女人的,这是男人中的败类啊。

????从来直视任何男人也没怯场过,今天在与唐生的对视中,叶沧澜敌不住他的幽深盯视败阵了,垂落了眸光。

????唐生也在头一眼看见叶沧澜时就感应她所谓的莲心至躯气息,但徒劳无功,根本感应不到,她的莲心气息给更牛‘的高手封禁了,如果是她的师尊委羽府君,那说明此尊的修为还在目前的唐生之上。

????当然,唐生出现的只是他的王躯本尊,换了是第三本体幽尊来的话,说不定突破委羽府君的神秘封禁。

????这种气息的封禁是对叶沧澜的保护,概因莲心至躯是人世间的瑰宝,怀壁其罪,难免被人凯觎偷窥。

????还有,叶父澜江与左神也交情深hòu,若是左神出手对叶沧澜的气息封禁,那幽尊唐生也不可感应的到。

????左神是谁?洞天第一尊,多年前就能破空羽化的存在,他的手段肯定是鬼神莫测。

????梧桐苑人不少,但是今天都没参搅进来,比如瑾瑜秀凤秀雅她们都去了静安别墅,陪着叶沧澜的只有匡世英。

????和唐生一起来的是陈姐,兰灵红莲她们都留在了静安别墅。

????此时此刻的梧桐苑,就四个人,唐生陈姐世英和叶沧澜。

????手还是要握的嘛,唐生也不会借这个机会亵读人家,触了一下就收手了。

????叶沧澜那小手冰凉,予人一种玉质的感觉,她的美与唐瑾宁欣蔷蔷弄玉栖霞都不相伯仲。

????那种飘逸出尘的气质是直泌心肺,无暇的晶莹俏面,春柳为眉秋水做眸,丰润的檀chún隆起饱满的xìng线。

????很少有一个女人的嘴chún会象叶沧澜的这么xìng感,它隐约之间就透出了媚huò之韵。

????即便她的莲心至躯气息给封禁着半丝不泄,唐生也能凭着对她xìngchún的深刻认识而推算出她身具的媚骨。

????换个说法,莲躯都是绝媚之骨,是最女人的骨相,她们所展示出的女韵根本不是一般女人xìng能达至的高度。

????而凡夫俗子即便拥有了这种骨相的女人,也无法开启她们的绝媚之质,一生一世也别想享受她们的绝媚风韵。

????男人的本质是刚,女人的本质是柔,刚则含劲,柔则蕴媚,正所谓yīn阳互吸,同xìng相斥,此为天地至理。

????两种极致之质相互之间的交集才能jī发出对方的潜蕴,否则就是隔靴搔痒,只会越搔越痒。

????很简单的道理,龙凤才能呈祥,你把龙和鸡放在一起,不是那么回事,如同把凤凰娶给一头猪,那是暴珍天物。

????“陈姐,咱们上楼去,给叶美女一个勾搭小帅锅的机会。”

????世英咯咯笑着,拉着陈姐的手就走了。

????叶沧澜本来有些心慌,给她这么一说更是一抖,狠狠割了眼她。

????唐生仅只一笑,坐下后启了洋酒马爹利,斟上,给叶沧澜推过去。

????“初次见面,叶小姐请,那啥,请放心喝,没放其它的料儿。”

????噗,叶沧澜噗哧一笑,白了唐生一眼“你敢吗?”

????此时没人了,就他俩了,叶沧澜反倒放开了不少,这是心理上的主观认识,师尊说自己与金刚王有孽缘,也就等于替唐生叩开了她紧闭的心扉,这扇门没开多大吧,但肯定对金刚王转世的唐生启开了一道缝儿。

????所以,叶沧澜也没有太拘束自己,她本是个xìng开朗的女子,颇有一些豪放的风格,而多年道修也把心灵境界升华至了一个世俗女子无法企及的高度,什么情情爱爱勾勾搭搭都不放在眼里了,有些事可以直指本如的谈。

????这唐生才二十三四,比自己小三岁呢,我应该有心理年龄上的优势呀。

????“我不是不敢,是不会那么做吧。”

????唐生倒是坦白“叶〖书〗记也酷爱宗教文化吧?对这方面的发展似颇为重视。”

????叶沧澜笑笑“你想说什么?说我爸为某此道教的发展提供了方便吗?”

????“应该的,弘扬民族宗教文化精粹嘛,这也是促进商业旅游的方式,鸡的屁也因此而增涨,老百姓的生活也因此而丰富,政府要做的工作就是为各行各业的发展保驾护行,叶〖书〗记做的很好嘛!”

????“哟”…你这口气,好象政治局的大佬,小女子佩服,我敬你。”

????两杯轻撞,二人同时饮了,这次是叶沧澜要伸手去拿马爹利的瓶子,可她刚抓住,唐生的手也覆盖了上来。

????呃,唐生触盖了人家柔美,龇了下牙又收回来了。

????“那啥,我不是有意的。”

????叶沧澜也是一怔,俏脸飞红“我原谅你,但是,便宜不能白占,你得替我办件事。”

????“不是吧?就这么一下,我就得替你办件事?”

????“是了,你是第一个mō我手背的男人,这是你应该付出的代价。”

????噗唐生翻白眼了“我听说叶小姐在为委羽道教协会担任名誉顾问,平时与人应酬时,不用握手的吗?”

????“不用,我不伸手他们握不住,你是第一个。”

????唐生点点头抬起自己的手嗅了嗅“太珍贵了,太荣幸了。”

????轮到叶沧澜翻白眸了,啐道:“无聊的男人。”

????不过她真的脸红了,而且她说的都是真的她真没和男人握过手,唐生是第一个。

????“无聊也没办法,那么珍贵的一mō,办件事也值了。”

????“真答应了?”

????“嗯。”

????叶沧澜目放奇光“那我提什么事你也给办?”

????“合情合理的,不损我利你的,基本没问题吧。”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首先,你我相交,与家族大立场无关,这一点同意吧?”

????“当然,这是我交友一惯就奉行的原则,和匡世英苗秀凤都是如此。”

????“这点我信我只是把话摆在明处,省得你以后不认帐。”

????唐生mōmō鼻子“这点责任还是要负的,让你说的我都脸红了。”

????叶沧澜噗哧一笑,这一阵子与唐生浅浅的交流,对他的好感却是大增心绪也就放的更轻松了。

????“有人欺负我,你帮我宰了他吧。”

????“呃杀人?这社会是法制的啊,介个不太好办吧?”

????“行啦,唐大少爷,你宰的人还少?”

????“我宰过人吗?我是奉公守法的一等良民,还是共和国法定的科级干部,熟归熟,你不敢诬陷党员啊。”

????叶沧澜仍是浅笑模样“假正经吧你,说正格的,帮我宰了幽虚天尊吧,他对我威胁很大。”

????“幽虚天尊林轩?”

????“不错,可以吗?”

????“林轩只是天尊里的垃圾品,你师尊大有天尊弹弹小指就能崩灭他,用得着我吗?”

????“当然,你是金刚王,你不怕左神,我师尊不行,他对左神深怀忌惮。”

????唐生撇嘴了“你还是跟你师傅好,却把我来当枪使,我傻蛋啊?”

????“谁叫你mō人家手来着?”

????叶沧澜语舍一丝jiāo嗔,倒是叫唐生心下一dàng,此女的风情和当年的唐瑾宁欣有的一拼啊。

????“哎呀,我聪明一时,却糊涂一时,瞎mō什么呀。”

????唐生右手打了一下左手,苦笑不已。

????“当然,也没什么,你不乐意就算了,我也不强迫你。”

????“我既然夸了海口办你办一件事,岂会自毁诺言?”

????“那你答应了?”

????“答应了,不过我有个疑问,你父亲与左神堪称莫逆,幽虚林轩怎么敢碰你?”

????“哟…,你知道的还真不少啊?打听过我的事吧?”

????“彼此彼此,我对你的了解,正如你对我的了解那么深。”

????“是吗?我从不关注huā了心肠的坏男人。”

????唐生尴尬了,岔开话题道:“那啥,宰了林轩,怎么分脏?”

????“你是替我宰的,分什么脏?我可以把他的修为秘术传给你,但他的无量法则和精气躯体我都要炼化。”

????“可据我所知,林轩的幽虚之躯不适合女人炼化,你想变成男人啊?”

????“未尝不可,炼成分身呗,我一hún双体,yīn阳自修,这样就不用便宜世间任何一个臭男人了。”

????唐生又嗅了一下自己的手“我不臭吧?”

????叶沧澜噗的又笑“好吧,你要怎么斜我听听。”

????“我的意思是,我宰了他,他全归我,你的无量法则可以从我这里得到,而且只要你乐意,还能获得更多好处。”

????“呸……,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想谋算我”。

????叶沧澜jiāo啐“然后让我与你合修,你好欺负我是吧?”

????“既然合修,就不存在谁欺负谁了,你可以欺负我啊。”

????噗,叶沧澜毕竟是未经人事的纯处,听了这话连脖子也红了。

????她扭开绯红的俏脸,挫着嘟嚷“某些人还有脸皮吗?”

????唐生却在举杯“合作愉快吗?”

????叶沧澜咬着牙在考虑,手却端了杯“可以愉快,但我有附加条件。”

????“嗯,说吧。”

????PC:今天仅得6票啊?双倍显示口票,有够坑爹的,差飞票(旧票)就达到的总数了,能否上去啊?再求旧票,哪位兄弟有,支持一下吧。

????……,(未完待筑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接下来的戏都不用演了,因为萧极秀被栖霞留下来继续拾掇,幽尊和杵尊去相会了,极姬就不楚内幕了。

????梧桐苑,唐生第一次见到了叶沧澜。

????叶沧澜也是第一次看见唐生真人。

????这就是传说中的金刚王转世?

????唐生给予她的感觉只能用四外字来形容,莫测高深。

????虽说叶沧澜也是半天尊的修为,差一步就能迈进天尊境,可是她本身对无量法则的感悟还差的太远。

????感悟不透无量法则,就迈不入天尊之境,这就是道修在人世间的最颠峰追求:无量天尊。

????眼望着这一尊比天尊级存在还玄奥的俊逸男子,叶沧澜心中卷起了bō澜。

????在看到他的第一眼时,心中就产生了莫明的悸动。

????这种感觉无法细致的去描述,玄而又玄,模模糊糊,但反映在心头的实感就是对他的欣赏。

????不说别的吧,光是这付坑姐的俊相和气质也够míhuò女人的,这是男人中的败类啊。

????从来直视任何男人也没怯场过,今天在与唐生的对视中,叶沧澜敌不住他的幽深盯视败阵了,垂落了眸光。

????唐生也在头一眼看见叶沧澜时就感应她所谓的莲心至躯气息,但徒劳无功,根本感应不到,她的莲心气息给更牛‘的高手封禁了,如果是她的师尊委羽府君,那说明此尊的修为还在目前的唐生之上。

????当然,唐生出现的只是他的王躯本尊,换了是第三本体幽尊来的话,说不定突破委羽府君的神秘封禁。

????这种气息的封禁是对叶沧澜的保护,概因莲心至躯是人世间的瑰宝,怀壁其罪,难免被人凯觎偷窥。

????还有,叶父澜江与左神也交情深hòu,若是左神出手对叶沧澜的气息封禁,那幽尊唐生也不可感应的到。

????左神是谁?洞天第一尊,多年前就能破空羽化的存在,他的手段肯定是鬼神莫测。

????梧桐苑人不少,但是今天都没参搅进来,比如瑾瑜秀凤秀雅她们都去了静安别墅,陪着叶沧澜的只有匡世英。

????和唐生一起来的是陈姐,兰灵红莲她们都留在了静安别墅。

????此时此刻的梧桐苑,就四个人,唐生陈姐世英和叶沧澜。

????手还是要握的嘛,唐生也不会借这个机会亵读人家,触了一下就收手了。

????叶沧澜那小手冰凉,予人一种玉质的感觉,她的美与唐瑾宁欣蔷蔷弄玉栖霞都不相伯仲。

????那种飘逸出尘的气质是直泌心肺,无暇的晶莹俏面,春柳为眉秋水做眸,丰润的檀chún隆起饱满的xìng线。

????很少有一个女人的嘴chún会象叶沧澜的这么xìng感,它隐约之间就透出了媚huò之韵。

????即便她的莲心至躯气息给封禁着半丝不泄,唐生也能凭着对她xìngchún的深刻认识而推算出她身具的媚骨。

????换个说法,莲躯都是绝媚之骨,是最女人的骨相,她们所展示出的女韵根本不是一般女人xìng能达至的高度。

????而凡夫俗子即便拥有了这种骨相的女人,也无法开启她们的绝媚之质,一生一世也别想享受她们的绝媚风韵。

????男人的本质是刚,女人的本质是柔,刚则含劲,柔则蕴媚,正所谓yīn阳互吸,同xìng相斥,此为天地至理。

????两种极致之质相互之间的交集才能jī发出对方的潜蕴,否则就是隔靴搔痒,只会越搔越痒。

????很简单的道理,龙凤才能呈祥,你把龙和鸡放在一起,不是那么回事,如同把凤凰娶给一头猪,那是暴珍天物。

????“陈姐,咱们上楼去,给叶美女一个勾搭小帅锅的机会。”

????世英咯咯笑着,拉着陈姐的手就走了。

????叶沧澜本来有些心慌,给她这么一说更是一抖,狠狠割了眼她。

????唐生仅只一笑,坐下后启了洋酒马爹利,斟上,给叶沧澜推过去。

????“初次见面,叶小姐请,那啥,请放心喝,没放其它的料儿。”

????噗,叶沧澜噗哧一笑,白了唐生一眼“你敢吗?”

????此时没人了,就他俩了,叶沧澜反倒放开了不少,这是心理上的主观认识,师尊说自己与金刚王有孽缘,也就等于替唐生叩开了她紧闭的心扉,这扇门没开多大吧,但肯定对金刚王转世的唐生启开了一道缝儿。

????所以,叶沧澜也没有太拘束自己,她本是个xìng开朗的女子,颇有一些豪放的风格,而多年道修也把心灵境界升华至了一个世俗女子无法企及的高度,什么情情爱爱勾勾搭搭都不放在眼里了,有些事可以直指本如的谈。

????这唐生才二十三四,比自己小三岁呢,我应该有心理年龄上的优势呀。

????“我不是不敢,是不会那么做吧。”

????唐生倒是坦白“叶〖书〗记也酷爱宗教文化吧?对这方面的发展似颇为重视。”

????叶沧澜笑笑“你想说什么?说我爸为某此道教的发展提供了方便吗?”

????“应该的,弘扬民族宗教文化精粹嘛,这也是促进商业旅游的方式,鸡的屁也因此而增涨,老百姓的生活也因此而丰富,政府要做的工作就是为各行各业的发展保驾护行,叶〖书〗记做的很好嘛!”

????“哟”…你这口气,好象政治局的大佬,小女子佩服,我敬你。”

????两杯轻撞,二人同时饮了,这次是叶沧澜要伸手去拿马爹利的瓶子,可她刚抓住,唐生的手也覆盖了上来。

????呃,唐生触盖了人家柔美,龇了下牙又收回来了。

????“那啥,我不是有意的。”

????叶沧澜也是一怔,俏脸飞红“我原谅你,但是,便宜不能白占,你得替我办件事。”

????“不是吧?就这么一下,我就得替你办件事?”

????“是了,你是第一个mō我手背的男人,这是你应该付出的代价。”

????噗唐生翻白眼了“我听说叶小姐在为委羽道教协会担任名誉顾问,平时与人应酬时,不用握手的吗?”

????“不用,我不伸手他们握不住,你是第一个。”

????唐生点点头抬起自己的手嗅了嗅“太珍贵了,太荣幸了。”

????轮到叶沧澜翻白眸了,啐道:“无聊的男人。”

????不过她真的脸红了,而且她说的都是真的她真没和男人握过手,唐生是第一个。

????“无聊也没办法,那么珍贵的一mō,办件事也值了。”

????“真答应了?”

????“嗯。”

????叶沧澜目放奇光“那我提什么事你也给办?”

????“合情合理的,不损我利你的,基本没问题吧。”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首先,你我相交,与家族大立场无关,这一点同意吧?”

????“当然,这是我交友一惯就奉行的原则,和匡世英苗秀凤都是如此。”

????“这点我信我只是把话摆在明处,省得你以后不认帐。”

????唐生mōmō鼻子“这点责任还是要负的,让你说的我都脸红了。”

????叶沧澜噗哧一笑,这一阵子与唐生浅浅的交流,对他的好感却是大增心绪也就放的更轻松了。

????“有人欺负我,你帮我宰了他吧。”

????“呃杀人?这社会是法制的啊,介个不太好办吧?”

????“行啦,唐大少爷,你宰的人还少?”

????“我宰过人吗?我是奉公守法的一等良民,还是共和国法定的科级干部,熟归熟,你不敢诬陷党员啊。”

????叶沧澜仍是浅笑模样“假正经吧你,说正格的,帮我宰了幽虚天尊吧,他对我威胁很大。”

????“幽虚天尊林轩?”

????“不错,可以吗?”

????“林轩只是天尊里的垃圾品,你师尊大有天尊弹弹小指就能崩灭他,用得着我吗?”

????“当然,你是金刚王,你不怕左神,我师尊不行,他对左神深怀忌惮。”

????唐生撇嘴了“你还是跟你师傅好,却把我来当枪使,我傻蛋啊?”

????“谁叫你mō人家手来着?”

????叶沧澜语舍一丝jiāo嗔,倒是叫唐生心下一dàng,此女的风情和当年的唐瑾宁欣有的一拼啊。

????“哎呀,我聪明一时,却糊涂一时,瞎mō什么呀。”

????唐生右手打了一下左手,苦笑不已。

????“当然,也没什么,你不乐意就算了,我也不强迫你。”

????“我既然夸了海口办你办一件事,岂会自毁诺言?”

????“那你答应了?”

????“答应了,不过我有个疑问,你父亲与左神堪称莫逆,幽虚林轩怎么敢碰你?”

????“哟…,你知道的还真不少啊?打听过我的事吧?”

????“彼此彼此,我对你的了解,正如你对我的了解那么深。”

????“是吗?我从不关注huā了心肠的坏男人。”

????唐生尴尬了,岔开话题道:“那啥,宰了林轩,怎么分脏?”

????“你是替我宰的,分什么脏?我可以把他的修为秘术传给你,但他的无量法则和精气躯体我都要炼化。”

????“可据我所知,林轩的幽虚之躯不适合女人炼化,你想变成男人啊?”

????“未尝不可,炼成分身呗,我一hún双体,yīn阳自修,这样就不用便宜世间任何一个臭男人了。”

????唐生又嗅了一下自己的手“我不臭吧?”

????叶沧澜噗的又笑“好吧,你要怎么斜我听听。”

????“我的意思是,我宰了他,他全归我,你的无量法则可以从我这里得到,而且只要你乐意,还能获得更多好处。”

????“呸……,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想谋算我”。

????叶沧澜jiāo啐“然后让我与你合修,你好欺负我是吧?”

????“既然合修,就不存在谁欺负谁了,你可以欺负我啊。”

????噗,叶沧澜毕竟是未经人事的纯处,听了这话连脖子也红了。

????她扭开绯红的俏脸,挫着嘟嚷“某些人还有脸皮吗?”

????唐生却在举杯“合作愉快吗?”

????叶沧澜咬着牙在考虑,手却端了杯“可以愉快,但我有附加条件。”

????“嗯,说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