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944章 毛毛病了【第3更】-极品太子爷 提供ag视讯平台|HOME,ag最大网赌平台|官方,怎么下载AG游戏|官网

极品太子爷

第0944章 毛毛病了【第3更】

第0944章 毛毛病了【第3更】2017-11-15 16:25:41Ctrl+D 收藏本站

????第0944章máomáo病了【第3更】

????五月底,jiāng中省委省zhèng囘府对媒体发布消息,jiāng中省将对全省境内1380所中小学校实施九年全免教育教,该zhèng囘策将在今年九月一号正式在全省范围内执行,省财zhèng每年将支付15亿的教育专款……这一消息当时就引起了囯内的轰动,全民真正义务教育在jiāng中揭幕了。

????在鲁东,唐天则省长力主之下,泉城和青市两大副省级都市也实施九年全免教育制,在辽东,省府huā城也实施该zhèng囘策,他们坦言,之前与jiāng中省委主要领囘导有过这方面的勾通。

????光是jiāng中一家还引不起更大轰动,鲁东和辽东都liúlù囘出了这方面的意项,只是没有jiāng中那么大魄力直接上马,它们相对低调的采取了在一两座城市试行,必竟15亿财zhèng负担不小。

????jiāng中省从zhèng囘治势态上讲是和谐的,堪称上下一心,鲁东就不同了,唐天则的阻力不小。

????囯院也极为关注jiāng中省的动态,窦云辉和郝东明很能折腾啊,高层指示,宣囘传部要加大力度的向全囯扩广jiāng中教育zhèng囘策,先推囘广嘛,预热身囘子,这方面也不能bī着哪家去跟风,jiāng中有jiāng中的优势,楚黛集囘团瑾生资管jiāng瑾集囘团,近几年来如曰中天的几大集囘团都从jiāng中囘出来的,自jiāng中煤炭产业得已整合之后,显lù囘出勃勃生机,周边一产业都给它盘活了过来。

????六囘月初,汪楚晴陪同jiāng中常务副省长王向师抵陵,与huá东省委又一次磋商‘北电南输’大构想,此行,他们还将去徽省浙南,无疑,这也是唐家战略的一部分,不接受都南啊。为什么呢?输电比输煤省能节耗,绿sè又无污染,更能保囘障南部电力的需qiú,一举数得。

????唐生免不了和楚晴热火朝天一番,近曰鲁东唐瑾为首的小囘美囘女们不能忍受没有唐生的曰子了,向唐生提出抗囘议,你要再不回来,我们集体搬到陵京去,豆豆带头发起这个动囘议。

????“……我得回鲁东溜一弯儿,不后某些人要造囘反,”jī囘情过后的唐生拥着楚晴如缎腻囘滑的脂体舍不得放开,实际上他们并没有分开,仍紧紧纠缠在一起,楚晴也喜欢这样的感觉。

????“那就回去一趟呗,小囘美囘女们造囘反可不得了,年轻而冲动,万一……”啪,挨煽了。

????楚晴惨哼了一声,如玉兔一样盘紧在小情郎身上,那种充实感是无fǎ用语言来描叙的,她轻挫着柳腰玉囘tún,感受着悍大喀秋莎穿透着自己的那种销囘hún蚀囘骨,“打sǐ我了,坏弹。”

????自唐生的体重飙升至99公斤之后,没哪个美囘人儿乐意给他压在下面了,都是骑在上面。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唐生配合着楚晴的柳腰轻摇,逗得她咯咯的jiāo囘笑起来。

????当然,美囘女们体质都很捧,有机会搂着情郎时,谁不是可是劲儿的摇?楚晴也不例外。

????梅开二度三度……楚晴没了一丝力气之后才讨饶,“……北电南输协议一但签下,我们将要上马8至10家热电厂,好多煤都不用往外运了,直接自产自消,损耗降至最低。”

????“煤电一体化嘛,多亏了我们家楚晴能干,我可是省心了太多啊,”唐生拍她玉囘tún笑夸。

????玉囘臂盘缠着情郎脖子,楚晴情囘动的wěn他,“能干什么呀,干了一黑夜也没把你干趴下。”

????两个人一起大笑,唐生一tǐng囘腰来了个大翻身,把楚晴压到了下面去,“那换我囘干囘你吧。”

????“陈姐陈姐……救命啊……”当打桩机狠狠打击她时,楚晴扯开嗓子高呼陈姐了。

????白天的时候,王向师也来见了唐生,进行了一些勾通,当天下午,王向师和汪楚晴一起去了huá东省委,与huá东省长靳世凡进行了接囘触,为北电南输的大项目上马而努力的谈判。

????次曰,唐生先动身返鲁了,得回去看看了,玉美王囘静她们没有随行,唐生回去也是三五天,jiāng南战略他要qīn自坐镇的,陵京这一块儿暂时稳定了下来,下个目的地是徽府杭市。

????许máomáo怕给唐生那啥了,也在保龄球馆事囘件之后回转了杭市,她知道自己需要冷静一下,来能因为一时的冲动的而犯了什么错误,也许离开是一种很正确的选择,不然会越沾越紧。

????可是回来几天后,máomáo的心神那叫一个不宁不定,甚至说是心烦意乱吧,爱上一个人之后就要受这么苦bī的折磨吗?天呐,谁来救救我?那天傍晚下了一场冷雨,穿的少的máomáo就感冒了,夜里还发高烧,不是有老mā在一边守护,她都不晓得咋办,那刻,想sǐ了唐小压。

????清晨时,烧退了好多,但身囘体还是虚虚的,tuǐ都是软的,上了趟卫浴一照镜子,máomáo差点哭了,坑你姐啊,才病了一晚上,就把我折磨成这个丑样了?给唐生看到了多没脸啊?

????但tuǐ软的她没站几分钟就匆匆爬回被窝了,然后给唐生发短信:唐小压,我生病了。

????中午,máomáo二嫂陆芸来看小姑子,秀美的少囘fù大约三十来岁,“看看我们的jiāo贵大小囘姐,一场雨就把你折腾病了?平时不是tǐng能蹦达的吗?”她拍着爬在chuáng囘上许máomáo的翘囘tún调侃她。

????“什么呀,我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不可以感冒吗?二嫂你不是会打囘zhēn吗?给我来一zhēn。”

????二嫂陆芸下海做生意之前是医生,当然会打囘zhēn了,她笑道:“我就是来给你打囘zhēn的,扎sǐ你这疯丫头……”máomáo可怜兮兮的趴在chuáng囘上也不搭言,心里脑海中全都是唐生的俊脸。

????本来想着离开后会冲淡的,哪知想的更厉害了,不是这样的吧?我们才没认识几天呢。

????但在那几天中,给他占了不少便宜,甚至都主动wěn过他了,我真是sāo囘情啊,我怎么就轻率的wěn了他?只能说自己当时很冲动,但幸好是跑了,要是不跑何止是wěn?搞不好就……

????“嗳,想什么呢?恋爱了?”陆芸举着zhēn过来时,发现máomáochīchī囘dāidāi的样儿就猜到了。

????“没有,拿有本小囘姐看上眼的男人?天子的姑子命,我准备去龙虎山出家算了……”

????陆芸翻了个白眼,一手扯拖掉máomáo的睡kù,lù囘出大半个洁白的翘囘tún,酒精绵球擦囘拭之后就一zhēn给她扎了进去,máomáo轻嗯了一声,“你扎租肉呢?这么狠,扎sǐ我了……叫我哥打你。”

????她们姑嫂之间象姐妹一样qīn,关系很不错的,话说二哥能娶了二嫂,也是máomáo的引荐。

????“嘁,你哥敢打我啊?吓不sǐ他,”陆芸撇嘴,“和嫂囘子说,爱上谁了?我给你参谋参谋。”

????“没有,就是一个普通朋友吧,他有女人的……”máomáo说到这就叹气了,“我什么命?”

????“什么?有女人?不是吧,我的小姑nǎinǎi,男人多了,你就瞅上个有女人的?”陆芸拔囘出zhēn之后翻了白眼,给她提上睡kù前不忘在她另边雪囘tún上煽了一巴掌,“我可告诉你,别犯剑,你是什么身份?你是省委书囘记的千金啊,你不在乎可以,你别拿老囘yé囘子的脸开玩笑。”

????收拾了注身器之后,陆芸又坐回chuáng边,“我说这么个健康宝宝咋病了,原来是害相思了。”

????máomáo把俏囘脸枕着二嫂的大囘tuǐ,苦笑道:“咋办呀,嫂囘子,你帮我拿拿主意,行不?”

????“至于吗?不就是一个男人呀?”陆芸抚着她的脸弹儿,“有女人的男人,值得你爱?”

????“也不是有女人,他他就是那个职业,唉……我怎么说呢?他他就是那个啥……”

????“压子?”陆芸也是聪明人,更翻白眼了,“我说你不是吧?哎呀,我真想狠狠抽你一顿,咱屁囘股是白,可也不能便宜一只压子吧?你怎么想的啊?脑子进水了吧?我给你治治?”

????“别价……我可受不了你的治,”máomáo知道二嫂很泼的,二哥都给她治的服服贴贴的。

????“你呀,不愧出身优越,居然也想那套玩压子了?玩就玩了吧,动什么感情呀?现在骗钱骗sè的家伙还少呀?听嫂囘子的,忘了这些臭男人,他们没一个是真心的,还不是骗你?”

????“二嫂,你不知道的,他不是那种人,我怎么说呢?他不缺囘钱,他人tǐng好的,有机会你见见他就知道了,肯定不是你想的那种滥俗的男人,我的眼光也一向不差,”máomáo分辩着。

????“我的mā呀,我还见见他?怎么着?你让他shì候我一段?让你二哥把你也宰了……”

????“哎呀,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二嫂你眼光也不错,替我看看呗,然后再决定……”

????陆芸咬着牙,“我见了他先煽他两个大嘴巴,再照他弹上踹两脚,敢勾引我小姑子?”

????máomáo翻白眼了,二嫂是这么的脾气,她咽了口唾沫,“那算了,还是我自己解决吧。”

????陆芸一想不行,“行啦行啦,见见就见见,我就是说说,我还能真的去煽一个压子?我犯得着和这种人较劲吗?最近我也愁的很,公囘司投资找不到方向,不知道油价是涨不涨?”

????“二嫂,你那个投资公囘司规模太小,人才也不行,哪有一个象样的财经专囘家?”

????“是啊,不是公囘司小,不是资金不足,我能请不来专囘家啊?老囘yé囘子也不让我往大搞,近期石油价囘格不涨了,你说咋搞的呀?大伙不都说要涨的吗?我都不知该mǎi哪只股了,愁sǐ。”

????投资公囘司就是替别人投资的,做短线,在股市套利,mǎi空mài空的赚囘钱,这玩意儿风险大。

????下午,máomáo有了精神,就和二嫂去她公囘司了,没想到接到唐生的短信:我到杭市了。

????啊?这么快啊,不过máomáo心里蛮甜的,早晨发短信说病了,他下午就来了,算你吧。

????“你在哪啊?哦……打一出租车来某某投资公囘司吧,我在这里的,是我二嫂开的公囘司。”

????40分钟后,唐生和陈姐出现在了陆氏投资公囘司,那门面也够小的,租人家的小楼呗,见到máomáo时,就看她瘦了一些,面sè有些泛黄,唐生的眼神就变了,“你脸sè很不好看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