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722章 我先那啥,下次聊!【第1更】-极品太子爷 提供ag视讯平台|HOME,ag最大网赌平台|官方,怎么下载AG游戏|官网

极品太子爷

第0722章 我先那啥,下次聊!【第1更】

第0722章 我先那啥,下次聊!【第1更】2017-11-15 16:20:22Ctrl+D 收藏本站

????第0722章我先那啥,下次聊!

????总是在星光灿烂的午夜里我们尽情欢畅,总是在寂寥如死的黑暗中我们似火!

????生命的升华在于这一刻彼此灵与肉的深度契合,在于那一刻心与神的无间交融,让你就是我我就是你的那种默契在血脉中流淌,再也感觉不到任何的一丝一毫的距离存在……

????从小酒吧返回了蓉女和宁欣她们俩一起居住的地方,三个人就进行了这样一次接触。

????每次做的时候,蓉女都无比投入,无比疯狂,有一种要把自己揉进唐生骨髓里去的执着,宁欣也自问是个较疯狂的个性,但比起蓉女的主动和积极,她自忖,我还是逊了一筹啊!

????一切归于寂静的时候,二女分枕着唐生的左右肩窝,近距离的进行着低声的交流。

????“……宁欣,我比你多一份经历,比你感悟的更深,爱一个人到深处时,不惜为他做任何事,完全不会计较自己的得失,当着唐生的面我也不怕提起王彦敦,当初定婚时,我潜意识中也产生过悲哀的想,在新时代自由恋爱的世界中,我居然给家人搓合了这段感情。”

????唐生给挟在中间,这次是真正被八爪盘缠了,动一动都有困难,只得两只手在二女粉背上抚来抚去的,宁欣也打趣式的抬眸瞅了一眼情郎,“嗳……介不介意我们谈姓王的?”

????“汗,随便谈呗,我先听着,一会再提问蓉姐,她要不老实回答,宁欣你帮我整她。”

????蓉女也抬眸瞅他,柔声笑道:“想整我不用找借口,也不用宁欣帮你,少爷你吩咐一声,叫我摆什么姿式我摆就是了,也行啊,多变态我也受着,只要是唐生你喜欢的。OK?”

????“OK了,”唐生苦笑,“那啥,你要是不挣扎两下不喊两句‘呀卖歹’我爽不了!”

????噗,宁欣先喷了,粉拳就捶他壮硕的胸膛,蓉女则朝她笑道:“听见了吧?这就是饱暖思"yin yu"的坏男人们的龌龊心思,他们就要女人欲拒还迎的那种风骚,潜意识中隐藏着把自己意志强加给女性的大男人主义,日本制V业人士深明男人的劣根性,所以他们的V制品行销世界,经久不衰,屡禁不绝,似乎快成为国民支柱性产业之一了,即便我们的唐少爷那么优秀,骨子里也不缺乏男人这一大优点,宁欣,我们以后要欲拒还迎,要喊呀卖歹……”

????啪,一个巴掌煽在蓉女雪丘翘股上,她立即现卖,“呀卖歹……人家不敢了嘛……”她装扮出的羞怯神情和楚楚风姿实在是诱人,惟妙惟肖的说,唐生和宁欣都笑的快流泪了。

????“一直以为蓉蓉是恬静典雅的女性代表,今儿才发现我们丁大小姐有好可爱的一面。”

????“是吧?每天在人前装一副素淡清丽的模样,一方面在保持女警的正面形象,一方面在表现传统妇女的庄重,回到家在自己男人面前就要做回真性情的自我了,还装?我累不?”

????对蓉女这一观点,宁欣很认同,她就是这样的,在唐生面前几乎没装过什么,“同意!”

????啪,唐生也煽她一记,宁欣一声,“怎么着?唐少爷,也让我喊呀卖歹啊?”

????“介个是必须的,还要欲拒还迎,哈……”唐生大笑声中,给二女狂擂一顿粉拳。

????他挣扎起来道:“你们聊着,我去开瓶酒来,寂夜聊天怎么能没有酒呢?太没情调。”然后就光着身儿窜了下去,夫不大拎来了瓶700ml的极尊轩尼诗,还有三个高脚酒杯。

????他们身质都超强,即便折腾完都半夜三点了,也没有一点想睡的意思,二女都蜷着身子侧躺着,唐生盘坐在中间,开瓶斟上酒,一人先干一下,再斟上第二下,“蓉,继续……”

????蓉蓉又抿了一口酒才道:“……其实也啥可说的,情感不牢靠的结合,注定要分开,现实社会中的夫妇诸多矛盾影响着情感,离婚的全是有勇气和无继续的,没离婚的又有60%在彼此忍受,各种感情危机的占30%左右,剩下10%的应该是较和谐的,起码爱大于矛盾。”

????“汗死,是不是太悲观了一些?至少我围周和我认识的不少人的家庭和睦啊……”

????“那只是表面现象,太多人有难言之隐,要说我们国人的忍耐性要比国外人好些,我们重情感,念旧谊,许多牵挂让大部分人不会选择走最后那一步的,必竟,包容是种美德!”

????宁欣微微点头,也抿着轩尼诗思索着蓉女的说话,“看得出来,那件事你没有忍他!”

????蓉女哂声道:“我承认我没有忍他,事实上我忍他很久了,别以为我什么也不知道,他在外面搞了几个女人我心里有数的,所以我付出的情感无深入到某一个层次,很正常。”

????宁欣却跟了一句,“现在唐生身边的女人少吗?怎么你好象用情特深?有区别吗?”

????“怎么说呢?应该要归于王彦敦之前让我开的眼境吧,左一个,右一个,有点本事的男人都好这口?渐渐的,我好象习惯了似的,那个时候我就在忍着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拿自己女人去赌,这个忍无可忍,他太自信了,太狂妄了,但我不说他太不重视我。”

????唐生和宁欣同时望着蓉女,后者问,“为什么?难道他这不是不重视你的表现吗?”

????“抛开爱与不爱的问题,就两个家族联姻这个事,也足以令他重视我,他所谓的不重视,完全基于他太过肓目的自信,所以他事后肯抛弃一切尊严跪在唐生面前求饶,他不是为了我而跪,而是为了他的家族,反过来说唐生,他不是不重视高玉美,他从一开始就设好了套让王彦敦钻,也从一开始就准备好要赖帐,在他的地盘上,在他实力的掌控中,他没败的可能性,易地而处,换了唐生你处在王彦敦那种情况下,你还会赌吗?”蓉女正色的问唐生。

????唐生苦笑道:“我承认,我耍了奸,我耍了猾头,没有十二分的把握,我是不会赌的。”

????“你听听?这是猾头的心里话,他年龄小,但他的心智太老沉,我怀疑唐生这家伙的心理年龄至少在四十岁以上。”蓉女言之凿凿的道,听的唐生那个心抖啊,姐,你咋知道的?

????宁欣笑道:“我比较了解这家伙,老是谋定后动,如果他真的赌了,他绝对会拼到底,哪怕是丢了命也会去拼,女人受辱的一刻他会把自己的命搭进去,绝不妥协,至死方休!”

????唐生拍了拍宁欣的翘股,飞了一个眉眼,知我者宁欣,那肯定拼死命了,不然活啥?

????蓉女叹了口气,“这也许是唐生与王彦敦不同的地方,王彦敦不会拼死命的,骨子里自私的人永远舍不得拿自己的命去拼,对了,宁欣,你为什么这么肯定的说唐生会拼死?”

????宁欣笑了下,把他替自己挨了一枪的说出来,“不计生死肯替我挡枪,我自然信他。”

????蓉女眼里掠过一丝艳羡,“这又是差距,如果有一把枪瞄着我和王彦敦,八成是他揪着我替他挡枪的结果,记得有一次上街,有辆车失控差点撞了我们,他一个人跳上花池,没拉我一把,我就看了他异样的一眼,他下来尴尬的和我说,是本能反应,我知道你身手好,我先跑了也是给你省心,你不用照应我了呗……可我当时就没有任何反应啊!”

????唐生举起了杯,“蓉姐,为了自私无耻的王彦敦干一杯吧,和他比,我太有荣誉感了!”

????宁欣噗的又笑,把粉脸枕到他大腿上去,柔柔的磨擦,一点不在乎他腿中央那个半支棱起来的丑家伙,还俏皮的伸食指去挠它的光脑袋,挠的小唐生一蹦一蹦的往高翘,“乖点!”

????蓉女自己又斟了酒,“……唐生,王彦敦每天都给我打电话,我每个电话都接,他欲勾起我的旧情,我却每次都剌激他一下,咱们这边要准备一下,我怕他经不住剌激暴走……”

????唐生也汗,“你也够厉害咩,做为男人我了解王彦敦的心思,他真的有点可怜,他要是放不开那件事的心结,他要栽更大的跟头,我现在基本能断言,对王彦敦来说,成也蓉姐,败也蓉姐,不信走着瞧!”一个男人,如果不能抛开令自己心乱的影响,迟一天出大问题。

????当宁欣把翘起来的小唐生裹入丰润唇瓣时,深沉午夜的第二场战役也正式拉开序幕。

????还是在清晨的时候,还是在蓉女和宁欣双双卧在唐生怀里的时候,王彦敦的电话来了。

????“……这么早啊?你也不怕打扰人家别人休息?”蓉女接起他电话时语气中有无奈。

????唐生和宁欣都睁开了眼,汗死,王老幺啊,你这不是找虐吗?尼玛的是不是受虐狂?

????“蓉蓉,我还得怎么叫你,我无忘记我们当年在一起的时光,能见一面吗?”

????“见面?我看还是算了吧,唐生那人爱吃醋,我要是去见了你,会挨整的,我可吃不消年轻力壮的男人折腾我,一折腾俩小时,路都不会走呢,你有啥事在电话里说吧,我听着!”

????那边的王彦敦牙挫的咯吱直响,“丁海蓉,你少夸他来剌激我,我告诉你,别逼的我急了,老子啥事也干的出来,不是我说,你真是个贱货,你还不承认自己喜欢被人搞?”

????“我不承认吗?我什么时候不承认了?我从来就没否认过,你说的对,我就是喜欢给人家搞,我水漩玉壶啊,一天不给人家搞憋的难受呀,你王幺敦也不缺女人,盯着我干吗?”

????“你知道我爱你有多深吗?蓉蓉,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象曾经那么爱你的……”

????“是吗?其实唐生就睡在我身边,我刚把他耍硬,我先搞去,咱们下次再聊!”收线。“操尼玛……”啪,又一个手机摔了,王彦敦气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你等着!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